147小说 > 言情 > 鹰掠九天 > 第一百一十四章 我在飞!

赢8登录

 热门推荐:

整个人,努力做好跳伞前的准备。

这是他第一次跳伞,也是他自愿要求参加此次中高难度实战跳伞,必须慎重以对。

高跳低开,一定要保持冷静,关注高度表,到达800米即开伞。

所幸,此次高跳低开属于2000米跳,800米开,远远不及4000米跳,600米开的更高难度。

谭刚收回目光,向坐在身边的基地跳伞教员提醒道:“你那个学员回去要好好抄写一下保密条例。”

“是,老连长。”基地跳伞教员听到这番话,面色阴沉如水,顿时回应道,冷冷地目光投向学员卢春光。

不懂事!

太不懂事了,竟然把保密条例都给忘了。

见到自家跳伞教员这幅表情,卢春光内心一颤,满脸苦色,有些无力和懊悔。

回去绝对要被狠狠的操练。

满载15人规模的跳伞队伍,整架运-12轻型运输机沿着预订航线,逐渐爬升高度,以每小时280公里的巡航速度,飞往五十公里之外的跳伞区域。

“滴!”短短十分钟之后,狭窄的机舱内,响起急促而尖锐的警报声。

“距离指定空域,还剩下30秒。”运输机飞行员的提示声传出。

高度两千米,方向正北,航速260公里。

机舱内,基地跳伞教员站了起来,脸庞浮现严肃之色,向大三飞行学员下达指令:“所有人准备。”

话落,起身打开位于机身左侧的舱门。

“嗡!”

转瞬,一股强劲蕴含澎湃力量的气流,进入机舱内部乱窜,舱内失压,一股压力作用于众人身上,传出淡淡的窒息感。

两千米高度氧气密度降低,远不及地表和低空。

周海和谭刚两人同样起身,背负厚重的包裹,进行跳伞前的准备。

谭刚立于周海身边,告诫道:“别紧张,放松,记住一点,在天上发生意外,只有自己救自己,别人帮不了你。”言语凝重而严峻。

“我明白,队长。”

呼吸着两千米高度的氧气,排在队伍末端的周海,认真地点了点头,抓了抓伞包,舔了舔微微干涩的嘴唇,强迫自己冷静,平复紧张的内心。

跳伞!

这是他第一次跳伞,说实话,不紧张那是假的。

褪去微笑的伪装之后,真正的周海,只不过是一个刚刚十八岁半的大男孩而已。

“滴!”

舱内提示装置的声音越来越急促,整架运-12轻型多用途运输机,很快飞临指定空域,跳伞考场上空。

高跳低开科目,要求飞行学员从两千米高空跳下,八百米高度开伞,精准降落至地面半径约20米的圆形空地内。

整块圆形空地面积为1256平方米,看似很大,可在两千米高空往下俯瞰,如同芝麻般大小。

机舱,肃静。

空气近乎凝固,舱内仅剩急促无比的提示声和巨大的螺旋桨声音。

除了教员和谭刚之外,众人屏气敛息,充满紧张,却又不得不努力放松身体。

“滴!”

就在这时,急促的提示声消失,金属舱壁安装的提示装置,绿灯亮起,发起炫目而耀眼的绿色光芒。

现在,考场上空区域。

“跳跳跳!”跳伞教员立于机舱门口,发出洪亮的喊声。

“嗖!”

排在队伍最前端的大三飞行学员,微微弯着腰,凝望前方的蔚蓝天空,毫不犹豫,如同猛虎般往前一扑,离开机舱。

一个。

两个。

五个。

恍若下饺子般,一名名早已准备就绪的大三飞行学员,依次排队,接二连三快速跳出机舱。

“我先走一步,队长。”

周海看着越来越少的队伍,朝身边的谭刚竖起一个大拇指,待前面的大三飞行学员卢春光跳出后,站在舱门边缘,作出标准离机姿态,果断扑向机舱之外的天空。

“嗡!”

置身于两千米的空中,离机之后的周海,只觉一股强劲气流扑面而来,席卷全身,耳边尽是绵延不绝的风声。

背后,一望无际的蔚蓝苍穹。

飞翔!

这就是飞翔!

瞬间,随着肾上腺素加速分泌,周海敏锐的双眼了,看着广袤无垠的山川大地,浑身热血沸腾,激动万分。

隐藏于内心深处的情绪,如同火山爆发般喷涌而出。

三分兴奋,

三分激动,

三分陶醉,

还有一分迷恋。

开心!

前所未有的开心。

“我在飞!”经过跳伞最初的不适,呈现自由落地状态的周海,脸上露出源于内心最深处的笑意。

笑。

纯真的笑。

灿烂而开心。

轻快而悠扬。

伸展四肢,作出标准的降落姿态,扩大接触面积,增加阻【147小说 更新快】力。

随后,快速坠落的周海,望着下方极速接近如棉花糖般的白色云层,下意识伸出右手,想要抓住这片浓厚白云。

白色云朵于手中轻轻划过,似江南女子般轻柔,温润入心,转瞬即逝。

紧接着,周海整个人直直穿过这朵并不算厚的云层,直面下方广阔无垠的大地,深邃的眼神如同红外成像雷达般,锁定正下方白色圆圈。

身后,谭刚和跳伞教员两人紧紧跟着,周围不同高度和位置分布所有跳伞的大三飞行学员。

坠落!

高速坠落!

一众学员在万有引力的吸引之下,呈自由落体状态,保持重力加速度,迅速下降高度。

没多久,便降低至一千余米高度,即将接近八百米开伞线。

“砰砰砰!”

天空之中,传出一阵阵沉闷的开伞声,采用超强聚乙烯和复合材料制成的白色圆形降落伞,如同娇艳欲滴的红玫瑰般,一一绽放。

“嗯,怎么回事?!”看着高度表,就在周海想要下意识开伞的时候,余光突然见到右下方三十余米之外,一名飞行学员出现异常状况。

整个人双眼一凝,犹如鹰眼般的敏锐视力仔细追踪观察,只见一名背着黄绿色伞包的飞行学员,面容焦急,双手努力摆动,正在对伞包进行操作。

此人,正是之前坐在周海身边的大三飞行学员——卢春光。

出事故了!

见到这一幕,周海瞪大眼睛,脑海闪过这个念头,没有着急开伞,心中一沉,涌出一股焦急之意:“不知道能不能开备用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