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言情 > 鹰掠九天 > 第一百六十五章 别了,十二号!

赢8登录

 热门推荐:

“那好,收拾行李,我们走。”双眼紧紧盯着周海,过了一会儿,李复这才点了点头,收回目光,下达命令。

说实话,李复无法完全确认周海是否真的没有心理问题,但是,他选择相信周海,也不希望周海这株潜力无穷的优秀青苗,就此折断。

得到指示,周海没有犹豫,转身收拾行李,离开临时房间,跟随自家师父直奔基地停机坪,踏上返回丹城训练基地的路途

室外,阳光璀璨,带来温暖,驱散寒冷。

基地,五号停机坪。

一架军绿色初教六安静停放于其中,机身反射光芒,似如披上一层金衣,机头编号写有17的白色数字,水平尾翼侧面涂有81103的编号。

“机长同志,飞机已准备完毕,请您接收!”早已等待的地勤组长,挺直身躯,向身穿冬衣的李复敬礼道。

“谢谢。”李复点头敬礼,道谢一声,向周海指示道:“行李给我,检查后,去前座,你开。”

“是!”

周海点了点头,将行李递给李复,转身朝这架陌生的17号初教六而去。

整个人围绕机身进行检查,转动液压双叶螺旋桨,待检查完毕后,攀上前座扶梯,进入布置相同的座舱。

李复没有复查,而是直接进入后座,将行李塞到舱内后面的狭窄空间。

待李复和周海两人登机后,一名地勤人员撤掉扶梯,再退避到安全区域之外,同地勤小组其余四人列成一排。

“师父,12号机呢?”

周海一边观察座舱仪表,检查进气口压力和压力汞柱,一边进行起飞操作,双手如飞。

“由于左侧机翼中弹,金属构件疲劳,出现扭曲变形情况,承力极限下降,加上后座仪表和控制系统损毁,机身状况很差,维修价值不大,提前退役。”李复声音平稳而清晰,缓缓将十二号教练机的未来命运说出。

退役!

提前退役!

这就是十二号教练机的命运,说实话,李复都不敢相信,周海能将左侧机翼中弹的十二号开回哈城空军基地。

或者说,十二号教练机透支生命,用意志力撑到了基地,直至周海安全踏上地面。

机身多处中弹,遇袭过程之中机身做出各种空战机动,导致较大的过载负荷作用于机身之上,在左翼中弹后,十二号初教六更是进行盘旋飞行。

盘旋飞行,并不是一种简单的飞行动作,这个机动对机身状态有着严格要求,需要飞行员进行复杂操作。

“提前退役吗?”

周海听闻这番话,轻轻摇头,感觉胸口有些闷,呼出一口浊气,右手按下发动机启动按钮。

提前退役,多年以后,安静待在一处主题公园中心,叙说它曾经的历史和过往,这或许就是十二号初教六以后的命运。

“嗡!”

略显陌生的航空引擎声响起,活塞-6星型九缸引擎成功启动,输出动力,驱使顶端的液压双叶螺旋桨,由慢到快沿着逆时针方向高速转动。

周海面色平静,双眼直视前方,右手握紧操纵杆,左手缓缓推上节流阀。

“轰!”转瞬,整台航空引擎获得越来越多的高品质航空燃油,发出咆哮声,排气孔冒出阵阵青烟。

陌生。

这架十七号教练机,尽管同十二号的布置相同,可一切都显得那么陌生。

“敬礼!”

停机坪安全区域之外,地勤组长挺直背脊,举起右手向17号教练机敬礼,声音洪亮。

其余地勤小组四人,同一时刻举手敬礼。

周海目光投向地勤小组,举手还礼。

“我们走。”李复还礼后,向周海下达指示。

“是。”

周海点了点头,缓缓上推节流阀,脚踩方向舵,操控整架初教六滑出五号停机坪,向右转向驶向滑行道。

很快,驶入基地滑行道,周海面色沉稳,熟练打开机载无线电设备,接入军用加密通信频道,联系哈城空军基地塔台:“呼叫塔台,17号请求起飞!”

“17号,地面正东风,风速3级,阵风4级,伴有3级侧风,场压1013,天气晴,可以进入一号跑道,准予起飞,请注意保护双眼。”

很快,基地塔台管制员传出声音,报告出一系列相应参数:“一路平安。”

“谢谢提醒,塔台,17号准备起飞。”

得到起飞许可后,周海深呼吸一口气,戴上并未在袭击之中受损的07式飞行员眼镜,操控初教六离开滑行道,驶入一号跑道。

左手上推节流阀,右手握杆。

加速!

加速!

加速!

液压双叶螺旋桨高速转动,犹如残影,航空引擎声响彻跑道四周,主起落架防滑轮胎滚转运动,配合发动机提供的力量为机身提供越来越快的速度。

身后,青烟阵阵。

滑行250米之后,空速表每小时135公里。

“别了,十二号。”

见此,周海毫不犹豫拉杆抬头,回头望了一眼身后的哈城空军基地,内心轻声道别。

凭借着空气动力学【147小说】的物理法则,作为升力体的初教六,左右翼分割气流产生压力差,提供充沛升力,微微抬头改变机身迎角后,犹如展翅雄鹰般,再次掠向蔚蓝的天空。

飞离戒备森严的哈城空军基地,初教六爬升至3000米,进入巡航飞行状态,以每小时170公里的时速,向北端的丹城训练基地而去。

“周海,当子弹打穿座舱的时候,你是什么感觉?”在平稳飞行一会儿后,李复突然询问道,打破沉默。

周海听到李复的问题,微微思索一番,回应道:“感觉?没来得及有感觉,当时太紧急,哪儿顾得上这些,只有冷静应对,才有可能脱险。”

“后来呢?”李复轻轻点头,继续问道。

“后来,也没什么感觉,我很冷静,师父,我能保证自己没有心理问题。”周海微微无奈,重复说道。

“……我相信你。”李复听闻,愣了一下,有些哭笑不得:“我的意思是,你从这个过程之中,学到了什么有用的东西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