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言情 > 鹰掠九天 > 第三十四章 祭奠英灵!

赢8登录

 热门推荐:

傍晚休息一个小时,今天最后一门考试科目——理综,开始进行。

监考老师为英语老师,周海拿到理综试卷,做了二十分钟,控制在200分左右水平。

接着,依然是睡觉。

待夜晚九点,第二节晚自习课结束铃声响起,今天的放学时间到了。

放学,回家。

独自一人的周海,很快就回到家,准备做饭。

今日的饭菜【147小说】,同样是保持最基本需求的混合餐,玉米、大米和土豆,总质量为26斤。

食量,上涨了。

不过,从左雪手里借到五千块钱后,即便食量上涨到30斤,周海也不用再担心吃饭的问题。

这五千块钱,解了周海的燃眉之急。

三月末,夜深,无边银华洒落世间,繁星点点,凉意浓浓。

“滴答!”

家中堂屋墙壁之上的时钟,正在缓缓走着,吃饭之后的周海,端坐于沙发之上,背脊挺直,面容庄重而肃穆。

桌面之上,香烛,烈酒,纸钱。

家中,静谧无声。

时间,已到23:59分。

“叮!”伴随着秒针绕行一圈,最终归零,时针和分针同时归零,进入00:00分。

新的一天,到来。

今天,是四月一日。

端坐于沙发之上的周海,起身,拿起桌面放置的香烛、烈酒、纸钱,来到门外,点燃香烛。

今日,不是家父周平远之忌日,不是愚人节,更不是张国荣之忌日。

今日,乃是海空卫士返航之日!

今日,十七年整!

漆黑而浩瀚的夜空,星罗密布。

家门前,徐徐燃烧的纸钱,释放出橘红色光芒,映照于周海庄重而肃穆的脸庞,双眼凝望随风摇曳的烈焰,言语平缓充满力量:

“前辈王伟,今乃您之忌日,后辈周海,定不会忘您之遗愿,负重,前行。”

语气,一字一顿。

话落,眼眶浸湿。

十七年!

整整十七年!

驾驶编号为81192歼-8II战斗机的海军航空兵飞行员王伟,对侵入海省附近领空的美军EP-3侦察机进行躯干,双方产生重大碰撞**。

歼-8II战斗机坠毁,海军航空兵飞行员王伟,壮烈牺牲,年仅33岁。

这是一段悲壮而愤慨的回忆,更是一段血与泪的历史。

英雄!

这是真正的英雄!

81192这个数字,对于绝大多数人而言毫无意义,可对于某些人而言,是一个听了就会流泪的数字。

身虽消,意犹在。

不曾忘,不能忘,不敢忘。

今日,

祭奠烈士,

祭奠十七年前壮烈牺牲的英雄——‘海空卫士’王伟。

“诶,老黄,你看人家周海,还真是有孝心哦。”

邻居家,刚刚洗漱完毕的薛婉丽,看着正在家门口烧纸的周海,向身边正在研究东西的老公黄开杰喊道。

“哎,你烦不烦,别打扰我,烧纸哪个都会。”研究哈佛大学和美国生活规则的黄开杰,揉了揉发胀的额头:“女儿的护照办下来没有,你抽空去出入境管理局看一下,然后看看能不能弄个美国绿卡。”

“护照应该就这两天,我明天去看一下,听他们说,只要女儿和王鹏考上哈佛大学,在美国做出贡献,就能拿到绿卡。”薛婉丽点了点头,认真道。

黄开杰摸出兜里的软中华,取出一根,点燃,吐出白色烟圈,轻声叹道:“马上就是高考了,让小莉上点心,钱已经准备好了,要是可以,我真想一家都移民到美国去。”

移民!

移民美国!

这是黄开杰日日夜夜想着的事情。

自从数年前旅游美国后,黄开杰就被美国的魅力和生活深深吸引。

廉价的优质商品,堪称完美的教育行业,先进的科技产品,还有一艘艘航行于世界各大海洋的航空母舰,当然,最重要的是——自由!

那种真正的自由!

作为暴发户,不,低调的拆迁户和炒房者,黄开杰无疑是幸运的。

当初蓉城市中心的老房子被拆迁,获得五百万拆迁金,黄开杰趁着当时华夏房地产热开始炒房,利滚利,钱生钱,短短数年之间,资产就暴涨到八千万之巨。

有了价值八千万资产,或者说房子,没有多大胆子的黄开杰,赶紧套现,退出炒房这个行业。

当黄开杰刚刚退出炒房行业,政府的限购令和各种措施,顿时让房价抑制,逼得许多炒房人几乎自杀。

黄开杰不在意这些,因为他有了一大笔钱。

八千万!

这是一笔怎样的数字?

拿着这笔钱,晋升为暴发户的黄开杰,开始追求更高远的东西——教育。

而旅游美国,当体验一番超级强国的生活后,黄开杰觉得自己又有了另外一个追求——自由。

不,其实是狂热而美丽的美国女孩。

“嗯,放心,过不了多久,我们就能拿到绿卡,再美国居住五年,就能申请成为美国公民。”薛婉丽满脸期待,双目闪烁光芒,依靠着黄开杰,柔声说道。

绿卡。

公民。

光是想一想,就让人很期待。

……

时光荏苒,紧张而忙碌的学习生活,伴随着进入高考冲刺阶段的每一名学子。

高考,这个决定无数学生命运和未来的十字路口,越来越近。

五月天,烈日炎。

如今,距离高考还剩下最后一个月,耀眼阳光蕴含无尽热意,整片天地已然形成一个蒸笼,热的令人难以忍受。

地面温度,已经达到四十摄氏度。

“吱!”急促而高昂的蝉鸣,响彻整片校园。

成华高中,教学楼,四楼会议室,一场严肃而重要的**即将进行。

“咚咚!”立于会议室门前,身着衬衣和短裤的周海,精神抖擞,面容平静,轻轻敲响会议室的房门。

会议室内,传出一道低沉的声音:“请进。”

推开房门,步入会议室,一股肃穆之意扑面而来,只见两名身穿蓝色常服的空军军官,端坐于会议室长桌前,面无表情。

坐在主位的空军军官,大约四十岁左右,右肩佩戴缀有两条金色细杠和二枚星徽的中校军衔,正对桌面针摆放一摞文件,旁边放着一支钢笔。

“你们好。”转身关门,周海向两位军官致以礼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