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言情 > 鹰掠九天 > 第五百三十五章 国庆之日,离别!(求月票)

赢8登录

 热门推荐:

沉默一会儿,良久过后,这才轻声细语:

“傲娇姑娘,照片很好看,以后会给你补上所有生日礼物,你是最厉害和最聪明的,可惜这次要执行任务,不能马上回你信了,对不起……”

言语之中,透出源于内心的深深歉意。

身为军人,往往身不由己。

收信读完,已经志愿加入第88号绝密计划的他,没办法写信回寄。

今天九月二十九日,如今已登上银星号货轮,出于保密需求,严禁下船对外交流,只能等顺利完成教官任务之后回国,返回彭城基地方可回信。

所幸,上次写信是7月25日,寄到左雪手中是8月3日,仅耗时九天,由自己——左雪的单向邮寄时间缩短数倍不止。

只不过,总回信时间高达五个多月以上。

道歉!

这是周海第二次道歉!

第一次道歉,是忘记祝左雪生日快乐,而现如今,不能立即回信,便是第二次道歉。

“我也期待着以后的见面,愿你安康,愿你如意,”

内心满是愧疚之意的周海,从怀里取出随身携带的另外两张照片,轻声呢喃。

整个人忽然间似乎有些疲倦,转身躺在柔软的床上,目光静静注视着三张照片,安静不语。

狭窄的单间舱室安安静静,独剩平稳而细微的呼吸声。

今明两天,个人休息,周海只想要单纯的躺一躺。

……

时间亦如流水般,渐渐消逝,眨眼之间,已是一天时间过去。

由空空导弹研究院批量生产枚闪电-13远程空空导弹,经过长途空运和汽车运输等渠道,最终抵达深城港口,小心翼翼吊装上船。

16枚闪电-13远程空空导弹,单枚价格280万美元,总价值4500万美元,堪比一架青蛟战机。

虽然昂贵,性能经过一定阉割,但这依旧是阿根廷空军从未接触过的高精尖精确武器,可以构成最锋利的长剑,与青蛟构成极具威胁的空空远程攻击体系。

不可逃逸区120公里,最大射程180公里,这可不是开玩笑。

待最重要的闪电-13导弹吊装上船后,一支全副武装约排级规模的警卫部队同样登船,担任成飞技术团和飞行教官的全程护卫工作。

此行不仅需要保密,更需要确保安全。

至此,一切准备就绪,银星号货轮经过靠岸补给,状态极佳,即将出发。

碧空万里,朵朵不同形态的白云,点缀于永远湛蓝的天穹,构成绝美令人为之着迷的天空图。

当时间渡过九月三十日的关卡,跨入十月一日的门槛之后,最重要的国庆节降临。

国庆!

七十周年的国庆!

今日,乃是国家七十周岁的生日,远在千里之外的首都,即将举行一场席卷整个人类文明的世界级阅兵式,也是跨入新世纪之后举行的第二场阅兵式。

十年一次的大阅兵,由陆海空三大军种,独立而特殊的战略火箭军构成主体结构,即彰显军人风范和形象,亦展露军队综合战斗力和国家武器装备技术水平,提升荣誉感和自豪感。

对于任何一名陆军战士而言,能够参加十年大阅兵从首都广场经过,经受国家和人民的检阅,无疑是军人生涯最高的荣誉时刻。

而对一名空军战斗机飞行员来说,其意义亦是如此。

驾驶性能先进而强悍的尖端战斗机,以极为高超的技术和实力,与邻【147小说 mizudeppou.com】机精准构成紧凑而密集的飞行编队阵容,在整个国家和世界的关注之下,于从首都广场上空掠过,多么令人心情澎湃的经历?

然而,这一切与周海无缘,与赴阿飞行教官队无缘,更与志愿参与第88号绝密计划踏上孤独道路的飞行员无关。

端坐于蕴含科幻气息的座舱内,驾驶准四代级别的歼-10D‘火龙’尖端战机,于广场上空飞过,这只是周海内心之中一个无法实现的想象而已。

恪守秘密,默默付出,他们是无人知晓且肩负重任的天空守护者。

深城港口,十号码头。

“嗡!”

蕴含淡淡腥味的海风,轻轻吹拂,清澈的海水起伏,碧波荡漾,仿佛不知疲倦般,接连不断冲击着由高强度水泥和抗腐蚀性材料制造而成的码头。

十月一日,上午8时许,已是预定的任务出发时间。

银星号货轮已解开缆绳起锚,由两条拖船牵引到港口航道之中,姿势摆正,上层,堆积着一个个颜色不同存在伪装隐蔽效果的特种集装箱,舰首甲板顶端和船体四周,站着身穿普通船员服的警卫战士。

飞行教官队的周海四人,以及成洛马技术团最高负责人兼两款外销战机设计团队的核心骨干,则伫立于舰桥之中。

气氛严肃而庄重。

“全体都有,向祖国敬礼!”

这一刻,技术团最高负责人和队长河豚的声音,共同响彻于宽敞的舰桥空间内,通过舱内广播系统,传入每人耳中。

“唰!”

身穿常服精神饱满的周海,面容庄重,目光凝视前方,身体直立,保持军姿,伴随着获取指令,本能抬起右手致以军礼。

今天,国庆之日,人生第一次出国。

接下来,他将会告别祖国的土地,踏上遥远的道路,漂洋过海,直至抵达两万两千公里之外的陌生土地。

水莲和荔枝两名飞行教官,以及待在舰桥内的一众技术团成员,同时向繁华的深城和大地,致以一个最为标准的军礼。

军人,一个军礼即可。

没有鲜花,没有盛大而庄重的仪式,一切普普通通,毫无异样。

“嗡!”

转瞬,一道嘹亮而较长的笛声响彻十号码头,表示起航离港。

毫不起眼以外貌平凡的银星号货轮,获取来自于舰船动力装置的澎湃力量,挪动重达一万多吨的沉重躯体,缓缓向前航行,亦如一柄锋利无比的利刃般,劈开海水,卷起阵阵浪花。

在整个世界将目光尽数投向北方首都之时,最南方的深城港口,一艘货轮驶离繁华而澄净的港口,迎向一望无际的碧波大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