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言情 > 鹰掠九天 > 第六百四十章 我要喝茶!

赢8登录

 热门推荐:

报复的方式,是一种艺术,对不同身份的人和势力而言,方式皆不同。

拥有博士生和隐藏间谍双重身份的刘渊博,没有安排看似痛快实际毫无意义的小混混去教训那对奸夫**,没有准备盗取枪械趁着对方不备打冷枪,更不会当面质问左雪为什么不接受自己的感情,因为这些方式蠢得无可救药。

要报复,就要彻底,更要降低自己暴露真实身份的奉献。

他刘渊博得不到的东西,其他人也别想得到!

背叛的代价,就是这样!

黑暗!

令人醉生梦死恨不得永远沉醉于其中的黑暗。

金钱,权力,女人!

在不为人知的黑暗之中,应有尽有。

而从某种意义上讲,刘渊博觉得其实自己并非是身处于黑暗之中,或许是离开真正的黑暗,投入到光明和希望的温暖怀抱。

黑暗和光明,本就没有明确的界限,不是吗?

这个令他看不见任何希望的万恶体制,才是真正的黑暗!

“面包会有的,牛奶会有的,一切都会有的。”

刘渊博注视着手机,目光渐渐深邃,脑海之中默默念着这句出自弗拉基米尔·伊里奇·乌里扬诺夫的经典名言,坚定信仰和内心。

他仿佛看到了希望在向自己招手,不,除了希望,还有自由!

接下来,为了希望,为了光明,为了自由,坚定意志,以身上的这套衣服作为掩护,隐藏自己的真实身份,奋勇向前,直至成长为一颗最锋利的钉子,亦或是鼹鼠。

当然,在此之前,得先去老地方见面,支付此次报复行动的部分报酬。

烟笼寒水月笼沙,深夜之中的星城,宁静而祥和。

时间,不知不觉间流逝着。

天地流转,昼夜交替。

一夜过后,时至拂晓,远方天边冒出微弱的白色,与寒冷而沉寂的黑暗交融,构成朦胧混沌的状态,亦如一抹鱼肚白。

每天象征着希望的第一缕晨光,即将到来。

“总算是到点了,一天又混过去了……”值班办公室内,浑身疲倦双眼蕴含血丝的李云,精神状态萎靡,打了一个哈切,伸了伸懒腰,舒缓四肢的酸痛和疲惫。

人已奔三,身体和精力大不如从前,值班熬夜尤为痛苦。

“小李,我要先走一步到外面处理点事情,值班记录和其他东西我弄好了,你走之前检查设备就行,不好意思,麻烦你了,过段时间请你吃火锅。”刘渊博精神状态还好,在属于秘密级别的值班记录本内填写内容后,放下手里的黑色签字笔,站起身,朝着李云微笑道。

熬夜值班之后,第二天全天属于休息时间段。

一般而言,只要没有重要科【147小说 更新快】研任务,或者上级特意安排,无须到流动站上班。

“没事没事,你走吧,刘哥,这里我自己收拾就行,也没多大点事。”李云笑着说道。

“那行,我走了。”刘渊博点头说了一声,转身离去,理了理微微褶皱的衣领,拍去肩膀上的灰尘。

来到流动站设有门禁的正门前,取出记录身份信息的电磁卡解锁。

门开,离去。

快步走出流动站,经由外门站岗哨兵检查核实证件,刘渊博急匆匆返回住宿楼,回到寝室,换掉显眼的绿色军装。

穿着军装去老地方见面,他还没有这么蠢。

换好便装,打开衣柜,刘渊博从第三件军装上衣口袋内,取出极其细小的数据储存器。

这个完整且具有加密措施的数据储存器内,记录着此次交易的内容信息,既是整个报复计划的报酬,又是无数红色钞票的来源。

蹲下身,刘渊博小心翼翼用一截透明胶带,将约指甲盖大小的数据储存器粘在右脚脚踝部位,接着卷起灰色袜子,将其遮掩。

忙完,时间已至7:05分,距离约定时间期限仅剩55分钟。

面色淡然,打扮时尚而帅气的刘渊博,拿起手机、相关证件和些许现金,转身离开寝室,走了没多久,来到校门。

将相关证件递给哨兵进行检查,待确认无误后,刘渊博亦如往常一样,没有受到任何干涉和阻挠,轻松走出校门。

“师傅,市政府门口,我办事。”

“要的。”

随手招了一辆出租车,刘渊博报出地名后,出租车师傅发挥娴熟的驾驶技能,迅速离去。

清晨时分,还没到正式的早高峰时间段,路上车流较少,出租车沿着三元大道高速行驶,经由银盆岭大桥驶过湘江,很快抵达星城市政府门口。

付钱下车,待这辆出租车离去后,刘渊博没进端庄大气的星城市政府,穿过三元大道,立于路边,等待一分钟不到后,招了另外一辆出租车。

“师傅,星城大学,麻烦了。”

“要的。”

搭载着刘渊博的出租车,调了个头,离开三元大道,从市政府门前的路口穿插捷径,直奔位于岳麓山区域的星城大学。

换乘,绕路,基础且重要的反侦察手段。

刘渊博很感谢当初新兵训练阶段的教官,货真价实的星城陆军侦察兵,训练结束后的闲暇之余,喜欢吹牛,没事讲解一下如何侦查和反侦察。

乘坐第二辆出租车抵达岳麓山西侧的星城大学,付钱下车后,刘渊博再次重复换乘绕路的手段,沿着整个岳麓山周边逛了一圈,再来到星城西南区域的洋湖湿地公园,再从这里往东,驶过湘府路大桥二次跨越湘江。

时间不断流逝,七绕八拐,经过一处处星城的著名景区和建筑,换了八次出租车,路线距离约数十公里,最终,刘渊博来到目的地——星城雨花区圭塘河边,一栋名为有缘茶馆的门前。

时间7:58分,茶馆已经开门,三个门面,外表采用落地窗,印着绿色茶叶的图案标志,装饰普通,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付钱下车,面色淡然的刘渊博,径直走向有缘茶馆,步入大门,来到前台接待之处。

“小姐你好,我要喝茶。”刘渊博目光看向年轻面容姣好的服务员,正色道。

女服务员微笑道:“先生,您要喝什么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