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次元 > 虫临暗黑 > 第五十八章 拖入深渊

赢8登录

 热门推荐:

玛瑟尔甩开了英普瑞斯后,几乎是毫不犹豫的返回了自己的智慧文库。

这座文库是由他一手建立的,其中保存了从各界以各种手段收集而来的大量知识。

这里是他的资料库,也是他的居所,一般情况下,在白银大厅中部召开会议的时候,他就待在这里,翻阅,查找,整理各种文档卷轴。

不过在最近,他从自己收藏的大量卷轴中找到了一个奇怪的卷轴,卷轴中记载着一段古怪的信息,似乎是记录着某座神殿的位置。

他仔细的阅读了这个卷轴,然后就彻底陷入了不可自拔中。

卷轴中的内容向他揭示了无数不为他所知的智慧,这些知识中充满了隐秘的黑暗诱惑与伪装的扭曲学识,让人一看之下就像陷入了泥沼一般,只能慢慢被拖向黑暗的深渊之中。

玛瑟尔越是专注的阅读卷轴,就越是觉得卷轴上记载的知识中透露出不正常的狂热与非同寻常的邪恶,但他越是这样觉得,就越是挣扎,而越是挣扎,就陷的越深。

就像撞上蛛网的飞虫,徒劳的挥动被粘住的翅膀,但却只能让自己被蛛丝越缠越紧。

后来,卷轴上的内容就像无底的深渊般吸引了玛瑟尔的所有注意力,以至于他的性格都开始发生了改变。

向来喜欢与人争论学术与智慧的他开始变得容易妥协,对他人的质疑也从原先的无法容忍变成了很是无所谓的态度。

这种转变一度让玛瑟尔的人缘好了不少,因为他不在像从前一样那般固执了。

但其他天使们很快发现,玛瑟尔虽然在面对争论与质疑的态度上变得简直堪称“随和”,但他的性格却也因此而变得无比的冷漠。

智慧天使现在就好像是在与谁争抢时间一般,无论做什么事情都变得匆匆忙忙。

没有必要出席的活动一律看不到他的身影,只有真的非去不可的活动他才会匆匆出现,然后露一面就走。

他变得很少与其他天使交流,即使偶尔耐不住之前的老习惯与他人争论几句,也会很快住口闭嘴,甚至以道歉来求得脱身的契机。

玛瑟尔将所有节约下来的时间都用在了他的智慧文库里,确切的说,是文库内那份古怪的卷轴上。

这位智慧天使不知道自己到底从卷轴中得到了什么,他只知道,自己必须一直不停的就这样阅读下去,就像凝视着一只一瞬不瞬的盯着他的巨大眼睛——你不能眨眼,否则就会被拖入深渊!

就这样,他日复一日的宅在自己的文库内阅读那份卷轴,甚至连往常每日一次的文库档案清理都不在去做。

直到这一次,当他心急火燎的回到文库,抓起卷轴开始阅读的时候,他发现,出现在卷轴上的不再是各种各样吸引人心神的神秘知识,而是一个要求。

卷轴上出现了一段命令般的语句,要他重新就刚刚在银白大厅内的那个议题——是否赞成第二世界驻扎的天使军团去帮助冬末战【147小说】区稳固战局——提出新的意向。

这一次,卷轴要求他对此议题表示赞同。

这等于是让他自己反对自己!

要知道,他刚刚才坚定的在其他议会成员面前清晰的表达了自己的反对意见,不赞成驻扎在第二世界的天使军团去帮助人类防守其他战区!

现在马上改变力场的话,岂不是自己扇自己的脸?

玛瑟尔开始挣扎,拼尽全力的试图将自己的思绪从卷轴上抽离。

但卷轴上很快浮现出了一行红果而直白的威胁——如果他不按要求去做,卷轴就将离他而去。

这意味着他将再也无法从卷轴上获得那些他既抗拒,又好奇的知识了。

玛瑟尔是智慧天使,他无法抗拒知识的诱惑。

就像正义天使泰瑞尔无法赞成非正义的举动一样。

这种特性是大天使们力量的源泉,也是他们与生俱来的本能。

同样,更是他们的弱点。

玛瑟尔就像一个被人用心爱的玩具威胁的孩子一样,陷入了极度的迷茫与痛苦的选择中。

他茫然的在文库内游荡着,心中的天枰不断的从他那微不足道的自尊慢慢倾斜向卷轴中那些极具诱惑力的知识。

水晶圣拱的光辉闪过了两次之后,玛瑟尔沉默的从智慧文库中走出,向英普瑞斯提出了再次召开银白会议的要求。

他是安格里斯议会的成员之一,他要求召开会议投票表决某项议案,没有人有任何理由反对。

这一次的会议,五名大天使都来了,伊瑟瑞尔沉默的站在银白大厅的角落里,向另一边的玛瑟尔投以莫名的注视。

“赞成第二世界天使驻军增援其他人类战区的兄弟姐妹,请投票。”

玛瑟尔带着些干涩的声音响起,然后背后的裁决之柱上亮起了熹微的银光。

他投了赞成票!

英普瑞斯猛的从座位上站起身,金色头盔上双眼的开口处冒出不敢置信的神光!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英勇天使转过头,看向另一侧的泰瑞尔与奥莉尔,却发现希望天使与正义天使虽然也投出了赞成票,但对玛瑟尔的突然转换阵营,他们两显然也感到很是莫名其妙。

只有伊瑟瑞尔依旧站在角落里,背后的裁决之柱上黯淡无光,没有选择投赞成票。

该死!

英普瑞斯恶狠狠的瞪了玛瑟尔一眼,但智慧天使却始终只是垂着头,根本不去看他。

“反对第二世界天使驻军增援其他人类战区的兄弟姐妹们,请投票。”

英普瑞斯背后的裁决之柱上立刻亮起了银光,但其他四位大天使背后的裁决之柱都却都黯淡了下来。

伊瑟瑞尔依然没有投票,他弃权了。

但即便如此,场面上的形式依然是赞成:反对1。

议题被宣布通过。

“好...很好...非常好!”英普瑞斯气愤难平的站起身,深深的看了一眼玛瑟尔,然后头也不回的第一个离开了银白大厅。

玛瑟尔低垂着头,任由长长的尖顶兜帽完全罩住他的面孔,一言不发脚步匆匆的向外面走去。

银白大厅内,泰瑞尔与奥莉尔满面莫名的对视了一眼,完全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玛瑟尔的突然举动实在是太让人感到惊讶了,甚至让他们两个一直期盼这项议题能通过的天使都感到无法理解。

怎么回事?

两人眼中闪烁着疑惑的光。

但没人回答他们。

伊瑟瑞尔沉默的叹息了一声,悄然转身,从银白大厅的正门走了出去。

“命运...转向了不可知的岔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