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穿越 > 思归路 > 第六百四十五章 尚阳剧变

赢8登录

 热门推荐:

就在陈落枫还沉浸在对秦雨莹的思念中时,院子里的sāo动也已经平息了,只见一名暗风营的密探被放了进来,急匆匆的就来到了陈落枫等人的面前…

看着面前浑身是伤的密探,陈落枫顿时心中一惊,赶忙问道:“怎么回事?”

闻言,那密探强忍着身上的伤痛沉声道:“尚阳国君病重,三皇子秦行舟奉旨统帅禁军,如今,阳天城已在秦行舟掌控之中…”

闻言,陈落枫顿时大惊,赶忙追问道:“那七公主呢?还有二皇子…”

那密探轻轻的摇了摇头,有气无力的说:“七公主已遭软禁,二皇子下落不明…”

听到秦雨莹被软禁起来,陈落枫顿时沉默下去,过了好一会儿,才朝着那密探挥了挥手说:“辛苦了,下去疗伤吧…”

在挥退了旁人之后,陈落枫看着面前的三人沉声道:“如今情势已然明了,是时候做最坏的打算了…”

闻言,其他三人中最为年长的【147小说 mizudeppou.com】一个朝着陈落枫开口道:“陈公子打算如何做,我等皆听从陈公子调令…”

陈落枫这时叹了口气说:“现如今我们要再做些什么已经是为时已晚了,鸽房也早已被破坏,为今之计,只有我们想办法把关于阳天城的事情传回国内,让陛下和朝廷早做安排,如此,方不至于被尚阳打一个措手不及…”

这时,另外一名年轻一些的男子叹了口气说:“哎,理是这个理,可是我们如今被三皇子的人盯得死死地,好不容易才摆脱了他的耳目,如果咱们真的贸贸然的行动的话,我担心,咱们的位置又会暴露啊,到时候,别送信不成,咱们全都搭进去了…”

闻言,陈落枫也慢慢的沉默下去,过了一会儿,他才抬头眼神坚定的看着众人沉声道:“既如此,那我们就只能硬闯了!无论如何,都一定要把情报送出去,否则,我们都将成为凌苍的罪人!”

看着陈落风那毅然决然的模样,其他几人都是微微一愣,随即朝着他重重的点了点头说:“愿听公子调遣…”

是夜,尚阳皇宫之中,一名和秦行嘉长相有三分相似的男子正站在秦雨莹面前,眼神戏谑的看着她:“呵呵,七妹,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嘛,二皇兄的事情,绝对和我无关啊!要是让我知道是什么人这么胆大包天,居然敢行刺我尚阳皇族的话,我一定不会放过他!”此人正是让暗风营吃了大亏的秦行舟!

此刻他正表情淡然的看着面前的秦雨莹,丝毫不在意她那要吃人一般的眼神…

闻言,秦雨莹顿时冷笑一声:“呵呵,三皇兄还真是什么话都敢说啊,若是三皇兄真的打算给二皇兄一个公道,何不自缚上殿,去向父皇请罪?又何必在我面前这般惺惺作态呢!”

对于秦雨莹的冷嘲热讽,秦行舟也不在意,只是耸了耸肩笑道:“呵呵,七妹又何必这般咄咄逼人呢?如今二皇兄生死未卜,父皇又卧病在床,我也只是临危受命,不得已才接了这监国的担子,若是七妹有什么不满意,自可去找父皇与内阁的诸位大人争辩,却不要在这里平白无故的冤枉好人才是…”

听到这话,秦雨莹顿时又是冷笑一声:“呵呵,三皇兄还真是好口才啊,让你做个监国皇子也真是可惜了,以三皇兄的口才,应该去文华学宫舌战群儒,好教天下人知道,三皇兄到底是个如何表里不一,弑父杀兄,篡夺帝位的‘好人’…”

闻言,秦行舟脸上的笑意渐渐淡去,眼神淡漠的看着面前的秦雨莹笑道:“我想起来了,那个人好像是叫陈…陈什么枫来着…哦,对了对了,叫陈落枫!哎呀,你瞧我这记xìng,一忙起来就会忘记一些不重要的事情,当年,七妹为了这小子,似乎还在天下人面前上演了一处感动世人的‘闹剧’呢…怎么,七妹这么快就有了新欢,不顾旧爱了?”

看着面前笑容戏谑,眼神冰冷的秦行舟,秦雨莹只恨不得立刻冲上去和他拼了!最终却还是深深的吸了口气,压下心中的怒火,看着他笑了笑说说:“呵呵,三皇兄还真是好记xìng啊,这么久之前的事情都还记得,要不是三皇兄提起,我都快把这人给忘了…只是不知,三皇兄如今提起此人,却是为何…”

闻言,秦行舟顿时露出一个有些惊讶的表情,朝着秦雨莹笑了笑说:“哦?原来七妹还不知道啊,这人如今就潜伏在我阳天城中,身边还聚集着不少好手,不知在盘算些什么事情…不过算了,既然七妹不知道这件事情,那就没事了,我这便派人去将那陈落枫拿下,不管他到底打算在我尚阳做些什么,去天牢里面走一圈儿,总是能问出些什么的,你说是吧,七妹?”

闻言,秦雨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眼神平静的看着秦行舟一字一句的说:“父皇既然已经将京城防务交给三皇兄,那这些缉拿匪盗的事情,自然全凭三皇兄做主,何必与我分说呢…”

见秦雨莹一副表情淡然的模样,秦行舟不禁有些失望,随即却轻笑一声道:“七妹何必如此见外呢,如今父皇病重,朝局不稳,二皇兄又下落不明,正该是咱们通力合作,共渡难关的时候,说起来,其实那人已经被我拿下了,如今正关在皇室密牢之中,若是七妹有意,不如咱们一起去看看?看在七妹你与他往rì的情分,还有他本身也是凌苍世家大族子弟的份上,只要他交代出来我尚阳的目的,放了他,也不是不可以的嘛…”

听到陈落枫已经落在他手里,秦雨莹顿时心中一惊,险些就要惊呼出声,最终却还是隐忍住了,眼神微寒的看着秦行舟沉声道:“三皇兄此言何意,我虽年少时做出过一些荒唐事,可到底也是未出阁的公主,三皇兄一直拿着一个旧人来诋毁与我,我倒是想问问三皇兄,我的闺誉受损,于三皇兄和整个尚阳皇室到底有何好处?”

见秦雨莹有些动怒,秦行舟笑着耸了耸肩说:“七妹勿恼,方才是为兄的不是,在这里给七妹赔罪了…”说着,他还朝秦雨莹深深地作了一揖…

见状,秦雨莹这才稍微松了口气,将头转向一边沉声道:“小妹今rì有些乏了,三皇兄请回吧…”

闻言,秦行舟也不再说些什么,只是看着她笑了笑,就缓缓的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