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都市 > 步步为赢 > 第2688章 引蛇出洞

赢8登录

“这封举报信没有任何价值,但也很有价值!”张清扬说了一句很矛盾的话。

马成龙笑道:“我明白了,对待他这种人确实要用钓鱼的方式,必须引蛇出洞,否则查了也白查!”

“对!”

“需不需要我做什么?”

“这事你就不用管了,”张清扬说到这里,突然想到一事,问道:“你对哈木的孙保忠了解多少?”

“孙保忠?那个新江区的一把手?”

“嗯。”

“他……听说还不错,他和市长亚森黑力是儿女亲家,孙保忠的女儿嫁给了亚森黑力的儿子,当年可是热吵了一阵,有人说他这个常委就是……”

“靠卖女儿赚来的?”

“呵呵……人言可畏嘛!”马成龙笑道。

马成龙离开后,张清扬拿起电话分别打给市纪委書記田小英,以及再次出山的老干部隆运三多。隆运三多现在挂着西北省委巡视工作办公室副主任的职务,在这次巡视过程当中发挥了很重要的作用。

张清扬分别与两人密语了一阵,隆运三多主动请缨,他要亲自赶往沙园为巡视组坐阵。这也正是张清扬的意思,在局面如此被动的情况下,他需要出击了。

吾艾肖贝挂上电话,脸上布满了笑容。他看向司马阿木说:“这事大有希望!在张泉書記的推荐下,双新集团准备到西北考察了!”

“太好了!这个项目也不小啊!”司马阿木搓着双手,“双新集团在西海每年利税上亿呢!”

“呵呵……”吾艾肖贝十分得意。

“不过……”司马阿木犹豫了一下,“听说双新集团的污染……”

吾艾肖贝知道他要说什么,微笑道:“哪个企业没有污染?我们加强控制就行了!”

“也是!”

吾艾肖贝大手一挥:“下个月的招商大会要好好搞,我们一定要搞出声势,让大家看到西北省正府的实力,我们不是……什么也没干!”

“是啊,有人喊着改革,可是结果怎么样?我看也没什么变化嘛!”

“那个事你和亚森黑力说了吧?”吾艾肖贝问道。

司马阿木笑道:“我问过他了,他说虽然哈木市文化中心的位置已经定了,图纸也出来了,但是现在市里拿不出钱,恐怕还要等等……”

吾艾肖贝点点头,如果连哈木、沙园这样的大城市都无法按张清扬的指示办事,何况其它地区?

“不过,有件事我挺担心的。”司马阿木皱眉道。

“什么事?”

“巡视组已经进入沙园了,巴干多吉这老小子不让人省心啊!”

吾艾肖贝不再说话,省委第一巡视组进入沙园的消息他也听说了,不禁想到了之前张清扬给他看过的那封举报信。

见省长不开口,司马阿木接着说道:“省长,张書記会不会……”

吾艾肖贝犹豫道:“应该不会吧,他之前已经提醒我了。他如果真要拿巴干多吉开刀,为什么要提醒我呢?”

“哼,这事可不好说,”司马阿木冷笑道:“谁知道他心里怎么想的?”

吾艾肖贝摇摇头,说道:“还记得凉城的事吗?巡视组在凉城时也发现了一些线索,但是并没有深入调查。”

“这两个地方性质不一样,凉城的问题与金翔有关,可沙园……”司马阿木没有说下去。

“这样吧,我呆会儿给巴干多吉打个电话,让他最近小心一些,对巡视组也要客气,别这个时候添乱了!”

“这老家伙也该收拾收拾,太……狂了!”

“呵呵,他就是那个性子,你也别在意。”

“我到不在意,就怕他得罪人啊!这些年关于他的麻烦事可不小,如果沙园出了乱子,那对我们可不利!”

吾艾肖贝深知司马阿木说得有道理,不愿意再谈,而是问道:“金翔投产庆典准备得怎么样了?”

“差不多了,京城会来人吗?”

“我已经联系了,这么大个项目,需要有人给我们捧场啊!”

吾艾肖贝话音刚落,秘书长春林走了进来,神色郑重地说道:“刚接到那边的通知,三天后要召开会议对近期工作进行总结,所有常委必须出席!”

吾艾肖贝点点头,笑眯眯地望向司马阿木。

司马阿木微笑道:“他忍不住了!”

三【147小说 mizudeppou.com】天后,张清扬为这次总结大会做足了准备。江小米手捧文件走进来,轻声说道:“张書記,时间快到了,秘书长先过去了,他让我来请您。”

“请我?”张清扬笑了,伸了个懒腰说:“我开会还用请啊?”

江小米痴痴一笑,说道:“省委書記当然需要请啊!”

张清扬指着她说:“小米,你也学坏了!”

江小米嘿嘿笑了笑,指着带过来的文件说:“都在这里,您先看看。”

张清扬拿起来看了看,神色郑重,说道:“不进就是后退啊!”

“这半年……”江小米犹豫了一下,接着说道:“各地的情况都不太乐观。”

“嗯,是时候了!”张清扬点点头,起身道:“走吧,你跟着听听。”

江小米依言捧着文件跟在身后,她有列席会议的资格。两人来到外面,秘书钱承亮接过了江小米的文件。

张清扬走进会议室一瞧,除了副省长司马阿木,其它人都到位了,只有司马阿木的位子是空的。白世杰已经把会议相关的文件发了下去,大家都在低头看着。

听到张書記的脚步声,常委们都抬起头,张清扬对大家点头致意。钱承亮替领导拉开椅子,其实椅子是拉开的,他无非是做个样子。

张清扬稳稳坐下了,说道:“人都到了就开始吧,今天会议需要总结的东西有很多,我们要抓紧时间!”

“张書記,那个……”白世杰面露难色。

“怎么了?”张清扬板着脸问道。

话音刚落,会议室的门又被推开了,司马阿木闲庭信步般地走了进来,看样子风尘仆仆的,似乎刚从外面回来。

“呵,来晚了一会儿啊……”司马阿木笑呵呵地说道:“我从基层刚回来,差点没赶回来!”

张清扬没理司马阿木,看向白世杰说:“会议通知是三天前发的吧,你是怎么搞的?没通知明白吗?”

“我……可能我说得不太清楚,司马省长没听清。”白世杰讪讪地笑道。

“以后定个规矩,领导干部就要以身做责,开个会也能迟到,还能办什么事?”张清扬冷冷地拍了拍桌子,“现在开始吧!”

司马阿木的一张脸涨得通红,没料到张清扬的批评会如此直接。其余人也有些惊,好像张書記在一夜之间就转性了似的,过去他一向很温和。

张清扬接着说道:“今天找大家来,顾名思义,就是对最近的工作做一个总结,总结不难,只有一个意思,西北近期甚至说这半年来的工作不太好,甚至可以说非常不好!”

张清扬脸色严峻,拿起面前的文件说:我这有一份报表,大家可以看看,同去年相比,各项指标没有任何的进步,各地在经济发展中持续缓慢,没有任何起色。

当然,如果说单纯的发展缓慢,我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如果没有一个发展的思路,没有一个好点子,每年都这么混下去,今后的工作还怎么搞?

吾艾肖贝同司马阿木看了一眼,他们早料到张清扬在今天的会议上发火,把经济工作当成切入点是正常的,西北的经济发展是软肋。他们并没有觉得意外,而是好奇他在发火之后,还会说些什么。

“现在给我的感觉,各地的领导班子是一个没有战斗力的团队,这是最让人失望的地方!更为关键的是,不工作也就罢了,还有一堆问题,你们面前摆着的是各巡视组传回来的调研结果,十有仈Jiǔ存在问题,有些还是严重问题!”张清扬扫视全场,声音又提高了一截,“这种情况再不处理就完了!”

张清扬说完低头喝水,又补充道:“大家都说说,应该怎么办!”

马成龙附和道:“形式严峻啊,我刚从基层回来没几天,发觉到各地的领导班子确实存在问题,张書記刚才有一句话说得好,很多班子都失去了战斗力,缺少工作的热情,似乎是对发展没怎么上心啊!”

司马阿木瞄了一眼吾艾肖贝,得到鼓励后笑道:“话也不能这么绝对,经济发展不好是事实,但并非干部们不努力,这个……最近大家忙着搞改革,所以……在经济方面就有些分心。”

“改革?”张清扬今天是打算让司马阿木丢人到底了,冷笑道:“司马省长,那你告诉我,他们改革的工作搞得怎么样?”

“这个……”司马阿木一愣,没料到张清扬直接反问自己。

吾艾肖贝的心也是一提,他知道改革的事应该才是今天会议的主要话题。

张清扬看向司马阿木说:“你说他们都在搞改革?好啊……你看看!”张清扬拿起面前的一份文件,扔在他面前说:“这就是他们的改革结果,你看看他们都做了些什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