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次元 > 网游三国之新生 > 第八九零章 足利家族的覆灭(5)

赢8登录

 热门推荐:

“对了,刚才陛下没办法策封你,主要是不知道你的名字,现在你说一说你的名字吧!”政子走上前来,对着这个士卒轻声地问道,“下面由本后亲自为你策封,希望你不要辜负陛下的期望。”

“多谢陛下,多谢皇后大人,小人名叫猪口文中!”本来猪口文中有些失望,不过听了政子的话,才明白为什么云极没有说话的原因了。

“好,那本皇正式策封猪口文中为九品将军!”政子的话一说完,云极便感觉到一股气运之力降落到了猪口文中身上。

而猪口文中本来是一个五级士卒,顿时身上的白光一闪,从而变成了一个武将,而且腰挂武士刀。

云极用伪真龙之眼看了一下,顿时也有些发呆,他没有想到,这个猪口文中在先前是一个五级的士卒,现在却是变成了一个中级武将,属性也变化了。

猪口文立:

职业:中级武将

……

“多谢陛下和皇后大人成全,小人愿为陛下和皇后甘脑涂地,再所不惜。”猪口文中立刻向云极他们表态。

“好了,我知道了,好好努力吧!”

这时,云极的手下立刻上前来,对着他说:“现在带我们前去吧!时间不早了!”

“是,多谢陛下提拔,我立刻带领陛下前去。”猪口文立立刻在前面大步向着军营将军将的帐房走去。

而此时,军营的主将足利文下也收到了下面的士卒向他汇报云极到来的事情,此时,他不敢相信的看着手下传来的汇报。

“咦,这个三戒什么时候这么大胆了,看来,要给他一个深刻的教训才是,否则,还不知道以后他还会怎么样呢,竟然还敢跑到我们军营来撒野。”

“来人,把大门打开,我要看看这个三戒到底有多大的胆子敢到我军营来让侍卫守营门。”足利文下对着门外的侍卫大喊一声。

这也难怪足利文下如此做,因为他是足利家的嫡系,是足利义前的亲侄儿,还不是向足利幸子一样,是旁系,生死无所谓。

【147小说 更新快】

他对于三戒这个皇帝可以说了如指掌,在他心目中,三戒是一个废物,完全可以说是用无能之辈来形容,甚至可以说,不如他家的一只狗好过,要不是足利义前一直强调三戒是神在人间的代言人,足利文下早就对三戒下手了,没想到,云极今天却是送上门来。

至于杀了三戒,足利文下不敢,但是好好的教育一下三戒,这一点他还是无所忌惮的,看着找开的大门,足利文下立刻满脸笑容的看着门外,端坐在正中间,准备看一幅好戏。

在云极他们已经看到了那中间的营门之时,猪口文立便对云极说:“陛下,前面那处灯光之处就是将军大人所在之处,现在看起来,将军大人已经知道陛下来了。”

“哦,那地方!”云极望了一眼灯火通明的前方,发现那里的大门已经打开,至少有两三千士卒正站在门外,排成了两排,好像是在迎接云极,可是,他们却是高举着武器。

“看来要给本皇来一个下马威,真是好笑。”云极内心不由得暗笑,同时,对着猪口文立道,“你去招一些你熟悉的士卒过来,一会儿,可能有些事情要发生,你们在外围站一下岗,别让人乱跑,如果没有本皇的命令,有士卒跑出去的,格杀金勿论!”

猪口文立一听到了云极的话,顿时有一种不详的预感,不过,他明白,马上肯定有什么事情发生,所以,他没有多问,而是直接向着边上的营地跑去。

云极又向前走了几步,然后便来到了几排留下的通道面前,此时,两边的士卒看到了云极的到过,顿时把长武器的把手处向地面撞去,同时,更是发出了“哦哦哦”的声音。

云极冷笑一声,然后带着他的四千神龙卫继续向前走去,对于,同时,云极的手向后一挥,立刻跟在他后面的那些神龙卫开始向着四周散开,向着这三千多的军队反围了过去。

整个看起来,云极的神龙卫好像是很怕,没敢进入这些NPC军队让开的一条两米左右的道路,反而向着这些人的外围走去。

如果有人注意到云极的神龙卫,就会发现,他们完全是走向这些士卒的后面,把这些士卒给反包围起来,而中间只剩下云极和政子,还有两个NPC普通的三流武将。

随着这三千士卒不住地发出响声,而整个气氛显得有些凝重起来,就连政子也有些心惊,毕竟她也是第一次被这么多军队给围在一起。

“政子,没事,这些不过是土鸡瓦狗,对他们,你就当是被一群鸡盯着,没什么可怕的!”云极一边着政子,一边向前走去,不过,看起来,好像是政子拉着他向前走。

“你真会开玩笑,这么多人,可都是八级的武士,很厉害的!”政子小声地说道,“不过,我也没有想到,这足利文下竟然如此大胆,不给你面子,这要是被足利义前知道,少不了一顿训斥,毕竟他可以背后处罚三戒,可是从来没有在当众让三戒难看过。”

“没事,估计这个足利文下是一个他们家的嫡系,在家族之中权利极大,不然不会给他当大军的主将,最重要的是,还敢为难我。”云极与政子说笑着,在三千士卒的面前,步伐很稳地走到了足利文下的房门前。

“足利文下,你好大的胆子,竟然给本皇这一套,立刻过来给本皇陪礼,本皇会既往不咎,否则……”云极站在门外望着正坐大厅之中喝茶的足利文下喝道。

此时,足利文下还在想着皇帝什么时候有这么大的胆子敢闯过了这样的大阵,平时不是很胆小吗?甚至在皇宫看到他,早已经走开了。

而今天的三戒表现与平时完全不一样,最重要的是看到他还敢吼起来,让他总感觉到哪里不对,要不是对面的幸子样子还在在,他都怀疑这个三戒是假的了。

“哼!”足利文下立刻冷哼一声。(未完待续)